当前位置: 首页 > 运营 >

信游

2020-08-06 03:27:44 来源:新闻联播 编辑: 浏览:87060
信游

信游他唇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:“恩,好久没有幼稚了,长大以后身上全部都是责任,现在能幼稚一把也不错,只是希望没有吓到你地下停车场十分的阴冷,她只穿了睡裙和一件外套就出来了,这会儿早已经冻透了半夜十二点多,上官凝枕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景逸辰进了厨房,就见到那个说自己做菜很好的女人,正在一面往锅里倒油,一面现用手机在网上查“家常菜大全”

的确是舅妈逼她搬出去的,她一直遮掩着怕舅舅知道了生气,没想到还是被他知道了。

电话里传出黄立函关切慈爱的声音:“小凝,我是舅舅,你最近怎么样?”“我很好,舅舅不用担心

他以前不服气,现在却有些相信了

信游她堵在门口,一点儿也没有请他进去坐坐的意思

因为只是寥寥几句话,他就把她的事猜透了,让她有些心惊

黄立函忙按住她,责怪的道:“你好好躺着就是了,我是你舅舅,又不是外人,不用那么客气

“别别别,我自己来!”上官凝慌忙阻止,双脚被握住,她的脸瞬间红透了

景逸辰见她喝完,顺手把碗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,然后在上官凝震惊的目光中,掀开她的被子,把她的双脚拿出来,大手抚上去,不轻不重的揉搓起来

信游洗完澡,她吹干头发,穿了件吊带睡衣便上床休息

他步履沉稳,头发微白却梳的纹丝不乱,穿着一身藏青色西装,气质儒雅,双目炯炯有神,身上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和尊贵,让人一看就觉得想要仰望

景逸辰看着她为难的模样,不禁轻笑出声

热门标签

HOTTAGS